念在眉心,不語也傾城

  穿過時光的長廊,回望經年的風景。淡淡里,出塵,若畫;入塵,若禪。指尖如蝶翩落的文字,有溫潤,有潮濕,有感動,有珍惜。

念在眉心,不語也傾城

  那些無法抹去的章節,回旋在夢中的青石巷口。一柄舊傘,已撐不起太多的童話。我手寫我心的初衷,是遺失在紅塵深處的落花。碾轉萬千山水,唯留一縷香魂,自清歡。

  流年,似水。重逢與別離,在轉眼之間。為你寫好的詞章,在等待里瘦了又瘦。若昔日重來,我不會讓心念如夏日的煙愁,縈繞心間。徒留遺憾,在回憶里荒蕪。

  始終相信,最深的懂得,總是沉默著給予情深。將一懷眷戀,在淺淺的憂傷里打開。心底深處,一粒愛的種子,正在破土,發芽。一切,都突然安靜。原來,青山綠水的心情,一直是你無語給我的美麗。讓我驚喜,讓我慶幸。念在眉心,不語也傾城!

  沿著落花鋪滿的小徑,我遇見似曾相識的你。 原來,那場煙雨里的等待,便是你來時的花開。凝望著,淡守著。我用或濃或淡的墨香,渲染一紙素白的情深意重。雋永,流年執手的浪漫與愛戀。

  淡淡行走,阡陌。那些,沒有結局的故事,總會遺落在時光的無涯。那些,流浪的情感,總會找到自己的歸宿。多少離開的朋友,后來又忽然出現。記得,抑或不記得,你依舊無言。

  如果有一天,我們在一場落花里重逢。那所有的眷戀,無需我問,也無需你說。經過了各種變遷,我們更懂得如何沉默著珍惜,是嗎?若已懂得,那闌珊處的回眸。定是彼此重逢時,最美好的笑對。愛過,無悔,且行且惜。

  若光陰里的執手,可抵達天涯。那么,我的傾城,一生只為你。淡淡守著人間煙火,將最平凡的日子。過成你最喜歡的水墨丹青,陪你笑傲江湖。

  光陰,不堪細數。頭發長了,轉眼又要剪。我用素白的文字,煮一杯思念。淡暖清歡,便在千絲萬縷的糾纏里暈開了結局。愛或不愛,留或不留。都是經年以后,我翻閱回憶時,嘴角上揚的溫暖笑意。

  偶有一縷風,經過窗前,翻開了記憶的詩行。擱置太久的墨跡,漸漸失去了顏色。卻依舊,散發著歲月的沉香。一些人,或一些事。已在滄桑里成為過眼煙云,緩緩流淌在紅塵深處。不驚,不擾。寂靜喜歡,默然相愛!

  剪一段,歲月的淺笑,在指尖雀躍。這些年,錯過的花開花落,依舊如蝶翩翩。緣分,忽明忽暗。思念的輕愁,還在原地徘徊。歲月老了,緣分也早已不知去向。等待的執念,終是被歲月擱淺成,觸不到的可惜。

  時光走過的聲音,觸疼了心底沉睡的往事。一曲清絕,從日暮唱到黃昏。也無法給漸漸蒼涼的等待,帶來一絲暖意。唯任憂傷穿過指尖,遺落在云水深處,再也不敢輕易觸及。

  原來,從青春到暮年。紅袖添香的守候,早已注定只是一個人的地老天荒。

  沉寂時刻,歷歷往事,已把孤獨渲染成清淺的詞章。不語,卻有款款深情涌動。

  念在眉心,不語也暖!那些情深意重,依在紅塵深處。嫣然,卻不妖嬈。邂逅,那么美。安靜,卻無與倫比。就像,有些情感。只是遠遠遙望,已是令人心動不已。

  心底,念了又念的你,是我穿過萬千人群的陌生又熟悉。

  早已知道,花期總會過去。但你我共同描繪的那一窗明媚,卻如一場月光傾城。將會,瀲滟我一生的淡暖清歡!或許,總有一天,你會明白。眷戀里,那些無語的傾城。曾經,只為你!

  即使,有一天。寫滿絮語的素箋被時光覆了滄桑,所有的文字漸漸泛黃。我依然愿,盈一懷婉約。無悔,用提筆是天長,落筆是地久的淡淡墨韻。將我們相遇的故事,寫成世間最美的傳奇!

  作者:琉璃疏影,原名,張麗華,山東青島人,江山文學網簽約作者。網絡美文作家,作品選入《清影淺笑》、《朵朵皆年華》、《縱使人生荒涼,也要內心繁華 》等書。出版過個人專輯《一弦清音》。有20余萬字文學作品發表于各大文學網站,若干首詩歌被選入微刊。微信號  zhanglh0789  公眾號:琉璃疏影(ID:liulishuying0789)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7247460.live

虛位以待

美文推廣

股票开盘时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