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生,與時光作別

  這一生,與時光作別

  這一生,我們注定要與時光作別。

  人的一生,是孤獨的一生,是被命運牽著手又無法掙脫的一生。這一生,呱呱墜地,哭著來人間一回,誰不想笑著走完每一段路呢?生生死死,終究是一場輪回,兜兜轉轉在善與惡的怪圈里徘徊。

這一生,與時光作別

  一輩子不長,用一雙腳去丈量卻真的不短。我們一路走著,渴望光明和溫暖,渴望呵護與攙扶,卻一次次在現實面前摔跟頭,在困境中垂死掙扎,在風雨中大聲呼喊。當淚水滑過臉龐,當風霜侵襲單薄的身體,無助的樣子可笑可悲,如同狂風暴雨中搖曳的小草,躲不及又抗爭不過,卻要硬著頭皮逆風而行。笑著流淚,哭著奔跑,受傷時,抱緊自己的肩膀說,我很好,我會堅強。

  這一生,得與失相伴

  自己選擇的路,跪著也要走完。多么深刻的領悟,卻讓好多人一輩子都找不到方向。常常懼怕孤獨,卻要習慣了孤獨,沒人懂得的世界里,又有誰不懼怕辜負?

  孩童的幼稚,青年的懵懂,中年的滄桑,暮年的沉默,仰天長嘆,這輩子被擊垮的不僅僅是年輪,還有深淺不一的皺紋!

  笑吧,別愁眉苦臉,哭吧,懦弱不是罪,當撕下一張張虛偽的面具,卻發現我把純真弄丟了,那些值得擁有的東西,已經失去了。這些年一路走來,苦頭嘗遍了,卻忘了甜蜜的滋味兒,拍拍良心,我們何嘗做過真正的自己?

  這一生,冷暖自知

  一個人的一生,是喜怒哀樂摻雜的一生,不如意十之八九,所謂的美好,只有一二,其余的時光必定在人生的起起落落中痛苦掙扎。風雨中我們走著,雙腳沾滿泥土,摔倒了,我們爬著,也要把前面的路走完。不是命運的魔手不放過我們,捫心自問,這輩子我們又何曾放過自己?

  人活著,別太自私,多換位思考,地球不光圍著你轉,要給別人呼吸的空間,還有發言的權利。人做事,天在看,別太黑心,沒有什么事情是強加于人,理所應當,你要多想想,該不該,對不對。

  人心是善良的,這是天生的,骨子里該有的人性光輝,你處處小心翼翼給別人溫暖,笑臉相迎,受了委屈也要打掉門牙吞到肚子里,心如刀絞,不去爭論,忍字心上那把刀,割肉般疼痛留給自己,這又何必?你別太軟弱了,這世界很現實,你太礙面子,不想傷害別人,便注定讓別人欺凌,想翻身都那么難。

  這一生,蒼涼逐夢

  一生就是一個求索的過程,很多人活了一輩子,追求公平,尋找出路,卻總是和幸福擦肩而過。愛人的海誓山盟,不能保鮮到永久,親人的一生陪伴,如何能一起走到生命的盡頭。說好了的同行者呢,那些友誼,青澀的同學情,年少懵懂,那些熟絡的朋友,為了生計各自奔波,好多時候,每個人都是躺在通訊錄里的名字,睡在你記憶中的故人。

  生育我的母親走了,悄無聲息,模樣在記憶里漸漸模糊;養育我的父親走了,在深秋的長夜里,撇下我靜靜離開;給我編小辮的大姐走了,在凄冷的寒冬里,沒有說一聲再見;幼小的妹妹被送人,沒了音訊,多年的尋親路找得我們好苦;善良的大娘走了,臨別時,把壓在心底一輩子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,聽了讓人心酸。

  這一生,終于明白,當我們想回頭看看,一路上有多少人還在身邊的時候,又有多少人一別,便是一生了呢!行色匆匆,打開記憶的詞典,永遠找不到“同行”二字的真正意義。相伴人生路,你走了,他來了,我在十字路口徘徊,有些人走了,就再也回不來了。

  這一生,注定孤獨

  人到中年,上有老,下有小,活的不輕松,笑得很無奈。沒人明白你負重前行的苦,只看到你的表面,那些光鮮的背后,你流過的淚,受過的委屈該誰給誰聽?很多時候,想找一個人去傾訴,卻沒有聆聽的對象,想找個人聊聊天,翻遍了通訊錄卻不知道該找誰……

  不打擾,是我最后的堅強;不妥協,是我對命運的怒吼;我堅信,不認輸是我的最后的驕傲。

  這一生我們都在揮手告別,迎來一個個新生,送走一個個故友,眼睜睜地看身邊的人來來去去,風風雨雨里遇見又別離,在悲與喜間游離。

  人們常說,風雨過后必定有絢麗的彩虹掛在天宇,山的那一邊一定有一片花海芳香四溢,于我,循著秋天走過的足跡,生命中又多了一個蕭瑟的寒冬,我唯一能做的是用腳步丈量前路,用一支筆寫下一段光陰的故事,背起我過客般的行囊……

  作者:今生依夢-勾淑秋,哈爾濱作家協會會員,廣州市青年作家協會會員,廣州市作家協會會員,中國華僑出版社特約策劃。首本散文集《歲月沉香》由中國華僑出版社公費出版,微信:Jsym1976;公眾號:落梅風骨(ID:Jsym6688)今生依夢:ID:Jsym6699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7247460.live

[!--temp.cangyanpinlun--]

美文推廣

股票开盘时间